李素晓: 我们和高原有个约定

去高原考察已有一段时间,除了项目有关的记录外,总想提起笔来写下这次的见闻感受。然而,每次提笔,又放下,因为见到的、听到的和感受到的,非能用语言来表达。这里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飞鸟走兽,都带给我们这些平原上土生土长的人以视觉、感觉的冲击。

不曾来,不能体会天之近之“三步两步便是天堂”;不曾来,不得知什么叫一望无垠;不曾来,不能见鸟儿的谈情说爱、旱獭一家的亲情浓浓、大鵟的机警和高山兀鹫的凶猛;没来过高原,你不会感受高海拔的头疼,更不能领略浑然天成的最原始的自然的唯美,你不能看到那一张张质朴的高原红。

我们8人一行,从西宁出发经玛多、玉树,两天路程行至隆宝滩国家自然保护区。此行的目的是对考察隆宝保护区,确定对这里的湿地和鸟类的长期保护方案。在整个考察过程中,我真正的欣赏到了高原景观之美、高原生物之灵动和高原民族的质朴。

最高处牛头碑
最高处牛头碑

从西宁到隆宝,印象深刻的地点是牛头碑、星星海、巴颜喀拉山山口和我们的目的地——隆宝滩自然保护区。牛头碑海拨4610米,是黄河源头的标志。站在此处,俯看扎陵湖和鄂陵湖,感受着天与地的壮阔,大自然的浑然天成。牛头碑四周被大风吹动的经幡和哈达诉说着天地的神圣和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站在此,自豪感油然而生,因你就站在长江和黄河的源头,远望着远处的皑皑雪山,感受母亲河就在你一触间的浓浓的温亲。这里的风很大,氧气很稀薄,头很疼,但我顾不得这些,只想对着天地和母亲河大声喊出我对她们的爱:今生能到此看到、感受这一切,死而无憾。

星星海
星星海

从牛头碑下来,我们第一晚入住玛多县城。玛多是个奇怪的地方,海拔并不是最高,但在这里头疼得最厉害,同行的藏族同事都说每路过此地都感觉不适。一早从玛多出发,沿途一块块小湖星罗密布,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点点的光。藏族同事告诉我们:“这一潭潭独立的水面,不管在日光下还是月光下,都能反射出点点的光,闪闪烁炼的,看上去像天上的繁星,所以我们管它叫‘星星海’。”“星星海”多么美丽而充满神话色彩的名字,迎着晨曦,湖水点点的反光,映衬着四周的高山,偶现的成群牦牛和湖中鸟儿,静谧而绮丽,你的心里会如此的感恩大自然的恩赐,脑海里会浮现一幕幕美丽的神话。

巴颜喀拉山口
巴颜喀拉山口

我们的车子在蓝天白云的陪伴下,一路奔驰,渐行渐高,到达巴颜喀拉山口。 海拔近5000米。蓝天烈日就在头顶、雪山就在身旁、五色经幡迎风摇曳,如此的原始神圣,置身其中,闭上眼睛,伸展双手去触摸感受最真实最超脱的世间万物。此时脑海中回荡的是这样一句:“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隆宝滩自然保护区
隆宝滩自然保护区

在第二天的傍晚,我们到达此行目的地——隆宝滩自然保护区。这里更是风景如画,你是画中一点。5月下旬并非是这里最好的季节,天气还是很冷,草还没有绿,但两旁的白雪皑皑连绵起伏的高山,中间大块的沼泽草甸、成群慢吞吞吃草的牦牛,在鸟岛或悠然漫步、或翱翔于天的鸟儿足以让你沉醉。

浓情蜜意的旱獭
浓情蜜意的旱獭

青藏高原景色之美,是我非能用语言所描述、用照片展现的,只有亲临才能看到。高原上的小动物更是能激起你内心之处最柔软的部分。在无垠在草地上随处可见小旱獭机警的从洞中钻进钻出;可偶然见到一只大鵟站在一块小石头上敏锐地看着周围;凶猛的高山兀鹫为争吃一头死猪(或是牛)而凶狠地打斗。

黑颈鹤
黑颈鹤

多种多样的鸟儿是隆宝中最亮丽的风景。在草甸中间,众多迂回纵横的水流、星罗棋布的小块湿地,把草滩分为成片成片的鸟岛,是多种鸟类的家园。站在水边,传来阵阵鸟儿唱歌说话声。拿着望远镜,看到他们三三两两在漫步觅食,在追逐嬉戏,或有两只成双入对的飞过天空。黑颈鹤更是这里的鸟中之王,是隆宝的荣耀。她高大漂亮,被当地人亲切地用藏语叫着“虫虫”。我们所采访的当地藏族牧民告诉我们,他们喜欢听虫虫的叫声,喜欢在湖边洗衣服时,能看到远处的虫虫。黑颈鹤的温情带给我们很多感动。在5月21日,这个“我爱你”日,我们看到了一只雄鹤在跳舞取悦一只雌鹤,不断变换着舞姿,而雌鹤则是背对着他,一副不屑的样子,就似一个羞涩少女,虽满心欢喜,却假装并不在意。他们如我们一样,有情感,有思维,在高原的湿地他们的家园,演绎他们的儿女情长。

给孩子们发小册子
给孩子们发小册子

在隆宝的日子,你不会知道什么是喧嚣,只有充满鸟语的静谧;你不用再关注PM2.5值有多高,只有仰望清澈透亮的天空;你不知道什么是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只有单纯的天地与小生灵与你为伴;你不用再去急匆匆地赶上哪一班车,只在青草碧水间保护着鸟儿宁静家园。这里人们的生活,在我们看来很苦:以放牧为生,缺电缺水,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各式美食,甚至没有邻居和朋友。但他们拥有最纯净的天和地,正是这样纯净的自然条件,使他们拥有简单、质朴,另人信任的那一张张健康的“高原红”。

我们在隆宝考察的日子很苦,平时没有电,因为我们的到来,保护站才发动发电机,每天两小时供我们使用;每天的十几个人的饭都是自己做,勉强填饱;做饭洗漱用水要从几十米深的井中打出,一盆水包括了洗脸到洗脚的全内容;和衣睡在自带的睡袋中。虽然条件艰苦还伴有高原反应的头痛,但我们每个人都真切地感受着“痛并非常快乐着”,因为在我们工作时,有美景为伴,有鸟儿的歌声为伴,有一张张带着高原红的笑脸为伴。更重要的是,我们都知道,我们在此的工作是为保护这里的景、这里的鸟,贡献于这里的人民,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工作更快乐、更神圣?

考察结束离开前,我们是如此的恋恋不舍,我们和这里的蓝天白云、山水草地、飞鸟走兽拉钩约定:我们会奋尽全力去维护他们的美好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