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雪豹守护者齐聚吉尔吉斯斯坦 只为雪豹的明天

2017-08-30 17:37:52
2017年8月23日至27日,全球12个雪豹分布国的国家首脑、政府高官、雪豹保护的各国NGO组织齐聚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他们在“国际雪豹与生态系统论坛”上讨论雪豹面临的各种威胁以及可能采取的各项措施,推动雪豹保护的实质性进展。这是自2013年比什凯克雪豹论坛之后,第二届全球性的雪豹保护论坛,十多个国家的一百多位代表参会,盛况空前。


2017国际雪豹与生态系统论坛@GSLEP


为什么雪豹这个物种会吸引这么多人跨越千山万水,来到全世界最难办理签证、最难以到达的偏远中亚内陆小国?雪豹被称为“雪山之王”,美丽却濒危但“高冷”才是最符合这种大型猫科动物的形容。它们生活在世界最高海拔的雪域高原,雄踞在冰峰雪岭之上。它们是高山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和伞护物种,也是气候变化和水资源安全的指示物种。
保护雪豹的重要意义在于:全球 1/3 的人口生活在雪豹栖息地及其下游地带。作为食物链顶端的顶级捕食者,雪豹还代表着生态系统组成和结构的多样性,对于维护高山生态系统健康、提供生物多样性及生态系统服务而言至关重要。然而,全球雪豹目前却面临着多种威胁,不论人为干扰还是气候变化,都将对雪豹的生存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祁连山雪豹监测(供图/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北京林业大学)


雪豹面临的主要威胁


1. 基础研究数据的缺乏
虽然全球雪豹适宜栖息地面积约为200万平方公里,但曾开展过系统雪豹科学研究和保护工作的雪豹栖息地仅占到全部雪豹栖息地的2%,因而我们对雪豹的分布、种群、猎物、栖息地及其威胁等问题的了解极为缺乏。没有基础研究数据作为支撑,将导致我们无法制定有针对性的系统的保护措施。此次会议之前,IUCN重新评估了雪豹的濒危状况,打算将雪豹从“濒危”名单上降级,遭到许多政府和科学家的反对,主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基础数据。


2. 雪豹猎物减少
雪豹在中国的主要猎物岩羊、北山羊等在多地均被发现因感染传染性疾病而导致大量死亡。这无疑将对雪豹造成多方面的影响,天然猎物不足影响生存繁衍,以及极有可能导致的对家畜捕食的增加,造成雪豹与人的冲突,等等。


3. 雪豹与人的冲突,以及由此引发的报复性猎杀或预防性猎杀
这一问题在雪豹分布区非常常见。在中国西部,尽管有着淳朴的信仰,但牧民在无法承受损失时常有捕杀食肉动物的情况,以求一劳永逸的消除这些动物对家畜的威胁和造成的损失。例如使用毒药、烟熏、火烧等,常用的毒药价格非常便宜,且雪豹活动十分规律,极易遭到不测。


除此以外,雪豹还面临着栖息地丧失和破碎化、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非法捕猎、气候变化等多重威胁。假如目前的气候变化趋势并不能得到逆转,那么在本世纪末,将有至少2/3的雪豹栖息地面临消失,雪豹何去何从?




论坛上展示的由民间机构支持当地社区制作的雪豹纪念品(摄影/何兵 © WWF)


国际雪豹与生态系统论坛

雪豹的分布横跨中亚及南亚地区共12个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阿富汗、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和不丹。所以雪豹的保护也需要所有这些国家的共同努力。


早在2013年,相关分布国的政府及保护机构就齐聚吉尔吉斯斯坦,为保护雪豹发表了《比什凯克宣言》(the Bishkek Declaration)。同时,为更好地执行宣言中保护雪豹的承诺,开始实施了名为“全球雪豹及其生态系统保护计划”(Global Snow Leopard and Ecosystems Protection Program,简称GSLEP)的共同方案。其中一个重要的目标即是:截止2020年,确保雪豹分布的20个区域受到保护。经各国政府、NGO和科学家举荐,最终有23个雪豹景观纳入这一计划,其中包括中国的祁连山、托木尔峰和塔什库尔干。


 
图中紫色部分是雪豹的活动区域(IUCN),黄色是GSLEP的景观@WWF


2017年是GSLEP计划实施的中期阶段。此次国际雪豹与生态系统论坛,其目的就是为了从国家层面上再次确保各国保护雪豹的意愿不动摇,同时,为全球雪豹及其生态系统保护计划(GSLEP)引入更多资源,确保2013年的计划能在各个成员国继续顺利开展。


除主会场外,本次雪豹论坛还召开了“绿色投资论坛”和“雪豹科学研究论坛”。前者旨在讨论可持续的资金援助机制,以及能支持GSLEP项目的地区计划和工业投资;后者给予来自各国学术机构及NGO组织的专家一个平台,共同讨论雪豹研究和保护的进展。科学研究论坛的议题包括“气候变化给雪豹栖息地带来的影响”、“雪豹研究领域的技术革新”等。世界自然基金会是科学论坛的主要策划者之一。在WWF的推动下,尼泊尔政府宣布实施全球首个“气候智慧型”雪豹景观保护计划,以此应对气候变化对雪豹栖息地的影响。。




WWF全球执行主席Marco Lambertini与参会同仁合影 ©WWF


WWF在行动

在GSLEP计划保护的23个雪豹分布区中,WWF在其中15个展开工作。多年以来,我们支持了中亚地区为数众多的项目以保护雪豹的生存。其中包括减少雪豹与人类的冲突,促进偏远地区的发展,控制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等。我们曾帮助雪豹分布区的牧民建立阻拦雪豹侵扰家畜的围栏;我们还设立了补偿基金,用以补助牧民的牲畜因遭受雪豹攻击而产生的损失。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在这些地区进行基础调查,更好地了解雪豹种群的现状。2015年,我们还专门为雪豹制定了跨地区的物种保护行动计划。


WWF中国的雪豹项目始于2016年。在短短的一年时间中,我们的项目点已经覆盖了西部的多个自然保护区,并积极贡献于GSLEP选定的全球23个雪豹景观之一——祁连山国家公园。通过项目的实施,我们将逐步开展试点保护行动,了解雪豹的分布和种群状况,减轻人为因素对雪豹的负面影响,并通过开展传播活动和公民科学家的参与,提高公众对雪豹的认知和支持。




WWF全球执行总裁Marco Lambertini参加中国和尼泊尔政府代表会谈(摄影/何兵 @WWF China)


在此次雪豹论坛上,WWF发起倡仪号召全世界各国民众共同关注雪豹保护和雪豹论坛的进展。倡议建议12国政府能联合起来,在科研调查、保护地管理、社区共同发展、打击非法贸易等多个方面发力。具体内容包括:
1 基础设施建设考虑雪豹和栖息地:制定并采取”雪豹友好型“基础设施开发机制,确保基础设施建设不以牺牲雪豹及其栖息地为代价;
2 可持续的基础设施研究机制:建立可持续的研究机制,为亚洲中部基础设施建设提供生态与经济的双重最优选择;
3 气候变化恢复力和适应性:鉴于气候变化对亚洲高山雪豹栖息地和水源地的剧烈影响,应采取综合的景观管理,将雪豹保护纳入各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协定》承诺,以增强气候变化恢复力和适应性;
4 加强种群监测和研究:鉴于我们对全球雪豹种群状况所知甚少,应加大对标准化、大尺度雪豹监测和研究的资金投入;
5 确保与所有的政府及利益相关方一起制定长期的管理计划,与当地社区共同保护雪豹分布地;
6 所有雪豹分布地的国家联合制定共同策略,打击针对雪豹的盗猎及非法贸易;
7 与当地社区共同制定项目,推动雪豹分布地的可持续发展,在尊重野生动物需求的同时,改善偏远地区的贫困状况。




中国NGO代表齐聚比什凯克雪豹论坛(万科公益基金会供图)


雪豹论坛的中国声音

中国政府、学术机构及NGO组织积极响应全球雪豹保护战略,对此次论坛非常重视。政府方面,委派国家林业局副局长率领的8人代表团参会;NGO方面,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荒野新疆、深圳市一个地球自然基金会、万科公益基金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等雪豹保护机构悉数参会;另外还有北京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学术机构参加论坛。展示了中国民间力量的不懈努力和蓬勃发展,在比什凯克发出了有力的声音。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春良在会上发言(摄影/邢睿 @荒野新疆)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春良在论坛上代表中国政府发言。他提到:“在共同推进全球雪豹及栖息地保护进程中,中国的保护力度得以空前加强。制定了《中国雪豹保护行动计划》,健全以自然保护区和基层保护站为主体的保护管理体系,补偿雪豹袭击牲畜造成的损失,严厉打击雪豹产品非法交易行为……批准开展雪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等,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他同时表示:“为持续推动雪豹分布国和国际社会雪豹保护合作与交流,中国还计划于2018年召开雪豹保护国际研讨会。欢迎各雪豹分布国保护部门、国际组织和专家学者届时参会,分享先进保护技术和成功经验,总结教训,推动保护管理能力的共同提高。”


王石在雪豹论坛上做主旨发言(摄影/邢睿 @荒野新疆)


在备受瞩目的绿色投资论坛上,王石作为特邀嘉宾,代表世界自然基金会、深圳市一个地球自然基金会和万科公益基金会做了主旨发言。他回顾了万科基金会与WWF合作的由来,以及一个地球自然基金会的创办。他特别谈到:“我们希望五十年后,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雪豹不是在博物馆或电影中作为回忆,而是与我们和谐共存。”


更多雪豹保护工作的相关内容,请点击查看WWF国际网站>>>>


中国雪豹分布广阔,无论是新疆壮丽的雪山和戈壁,还是青藏高原辽阔的高山草甸,都是不可替代的水源地和我们心向往之的精神家园,保护雪豹就是守护一方净土,需要政府、科学界、NGO、企业联合起来,共同参与。最重要的,我们需要来自你们的支持!请持续关注WWF微信及官网,我们将为你带来关于雪豹保护的最新信息!

WWF 世界自然基金会  长江生态区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