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涵成为世界自然基金会麋鹿保护大使

2017-07-07 19:37:53

在发起湖南方言调查“响应”计划之后,著名主持人汪涵,近日再度投身公益。

作为中英建交45周年安妮公主访问湖南期间的重要活动内容,湖南省林业厅、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汇丰银行(HSBC)联合举办了长江生态保护系列活动。7月7日,由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全球项目总监Glyn Davies ,在活动中将“世界自然基金会麋鹿保护大使”称号授予了汪涵。

“我正在从事的方言保护,体现了语言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多样性。现在保护麋鹿,也是保护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汪涵表示。汪涵高度认同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理念,十分赞赏世界自然基金会和国际合作伙伴在过去18年来在长江流域开展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世界自然基金会在保护物种多样性的时候,其实也在提醒人们要对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物种、对大自然有敬畏之心。保护物种的多样性其实也是保持人的谦卑心。”希望能够为麋鹿的保护,投入和带来更多的资源,真正为麋鹿、为长江大保护带来实质性的贡献和改变。

据了解,麋鹿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曾是中国的特有物种,因为人口的增长与密集,逐渐丧失了栖息地,于100多年前在中国灭绝。1985年,在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英国政府的努力之下,分多次从欧洲各国选种运回中国建立麋鹿保护区。

“麋鹿曾经作为中国特有的物种,在多年前曾经迷路过,但是感谢英国政府在80年代把麋鹿送回了祖国,它们从此再也没有迷路。”汪涵在授予仪式上表示。

麋鹿回归中国以后,历经30多年的养护、保育、繁衍和扩散,至2016年,中国麋鹿的种群数量已经达到5000多头的规模,并逐渐实现了种群野化。1998年洪水当中,生活在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少量麋鹿横渡长江,在湖南洞庭湖定居,并逐步发展成为最大的自然野化种群。

世界自然基金会认为,作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代表性物种,麋鹿生活在典型的湿地,对于江河、湖泊以及水资源的保护,具有指示性的作用。尤其是洞庭湖的野化种群,由于其活动范围与农村社区重合,有许多问题亟待探索可行的解决方案。

汪涵表示,“我们一直都说,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今天对于我个人而言,终于有机会为自己的母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也特别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之内,用我自己微薄的影响力,影响到更多的中国的年轻朋友,为世界自然基金会、为保护长江、为保护地球的生物多样性做出多一点贡献。”

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全球项目总监Glyn Davies表示,“ WWF感到十分荣幸和感激,期待未来能够与汪涵先生合作推动并引领麋鹿保护、湿地恢复和长江大保护,携手实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


汪涵先生在WWF麋鹿保护大使授予仪式上的发言(全文)

麋鹿曾经作为中国特有的物种,在多年前曾经迷路过,但是感谢英国政府在80年代把麋鹿送回了祖国,它们从此再也没有迷路。麋鹿(迷路)这个词特别有意思,我想我们现在应该转化两个字,就是“最迷人的鹿(路)”,我们现在最迷人的路,就是国家提出来的“一带一路”,它对全世界都展示了它迷人的姿态。

世界自然基金会在保护物种多样性的时候,其实也在提醒人们要对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物种、对大自然有敬畏之心。保护物种的多样性其实也是保持人的谦卑心,就是我们在面对世界上所有动物的时候,应当是一种平等的态度。人类现在已经把地球开发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应该再为地球做一些属于自己应该做的贡献,才不愧对于“人类”这样一个伟大的词眼。

对于长江来说,我们一直都说,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今天对于我个人而言,终于有机会为自己的母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也特别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之内,用我自己微薄的影响力,影响到更多的中国的年轻朋友,为世界自然基金会、为保护长江、为保护地球的生物多样性做出多一点贡献。

2014年三月份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在UNESCO做过一次非常重要的演讲,他就提出过文明、交流、互鉴。英国政府在80年代把麋鹿送给中国,我想这何尝不是一种文明,何尝不是一种交流,又何尝不是一种互鉴。我们因为交流而变得更加丰富,我们因为互鉴而变得更加多彩。

我们特别希望地球上物种的多样性、丰富性能够在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投入之下,特别是像汇丰银行这样有爱心、有情怀的机构的大力支持之下,全世界每一个角落的人都付出自己的努力,让这个地球变得更加美好,更加丰富多彩。
谢谢!

背景信息:麋鹿复壮计划
——从“引入”到”再引入”

麋鹿是中国特有的物种。已出土的麋鹿化石表明,麋鹿起源于距今200多万年前,但在商周以后迅速衰落,直至清朝初年野生麋鹿最后绝迹,而家养麋鹿也在战乱中被劫杀一空,在中国本土灭绝。

1985年,在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努力下,英国政府决定,伦敦5家动物园向中国无偿提供麋鹿。1985年8月,22头麋鹿被用飞机从英国运抵北京,当晚运至南海子原皇家猎苑,奇兽重新回到了它在中国最后消失的地方。

1986年8月14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从英国伦敦动物学会七家动物园挑选39头麋鹿(♂13,♀26)赠送给中国政府,放养在江苏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从此建立了世界第一个麋鹿自然保护区。同时,世界自然基金会向保护区提供了最初的技术、管理培训和科研支持。

大丰麋鹿种群经过30年的人工豢养、半散养和野生放养,得到了健康发展。截至2015年种群总数已发展到2818 头,占世界总数的47%,成为世界最大的麋鹿种群,建立了世界最大的麋鹿种质基因库。2007年,大丰麋鹿保护区加入国家林业局、长江中下游五省一市湿地主管部门与WWF共同建立的“长江中下游湿地保护网络”,并围绕“建设长江湿地网络,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主题,加强科学管理,被国家林业局湿地保护管理中心和WWF授予“长江湿地网络有效管理示范保护区”。

此后,中国相继在湖北石首等地建立了麋鹿自然保护区。32年后,中国麋鹿的种群达到5000多头,占全球种群80%以上。1998年长江流域普发大洪水,湖北石首麋鹿保护区逃逸出的麋鹿来到洞庭湖,经过多代生存适应,目前自然野化麋鹿种群发展到100-120头左右,成为中国最大自然野化种群。2016年世界野生动植物日,国家林业局批准湖南省林业厅开展麋鹿野化实验,并从大丰麋鹿保护区引入16头麋鹿放归洞庭湖,以促进种群基因交流,探索科学的保护模式。

目前,中国麋鹿与英国乌邦寺的麋鹿基因隔离已达50年,而中国现有的麋鹿由于近缘繁殖,部分麋鹿已经出现退化特征。为了使麋鹿种群基因能够得到进一步优化,促进远缘繁育。经世界自然基金会和湖南省林业厅协商,希望借助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网络平台和国际项目资源,启动从英国乌邦寺等地再引入麋鹿回到中国开展种源的杂交繁殖工作,推动国际合作,增进双方政府部门和科研机构的交流,联合开展野化麋鹿的科学研究等工作,意义十分重大。

基金会将发挥国际网络资源的优势,衔接洽商英国乌邦寺等麋鹿放养地,优选合适的种群,促成麋鹿的再引入等相关工作。同时,将结合国际国内资源筹集必要的经费,支持再引入和后续项目开展。WWF也将携手湖南省林业厅,围绕再引入麋鹿成立联合课题组。着手编制并组织实施再引入繁育研究计划和野放计划,启动麋鹿社区共管计划,着手推动麋鹿卫星跟踪与生态保险机制研究,探索社会资本和社会团体参与的社会化管理模式,积极开展麋鹿保护的公众意识宣传等。

关键信息:麋鹿的历史
全球麋鹿6000头左右,中国有5000多头,欧洲多国还有1000余头;
洞庭湖麋鹿150头左右,是世界上自然野化程度最高的一个群体;
麋鹿又叫“四不像”角像鹿,面像马,蹄像牛,尾像驴;
麋鹿曾在中国广泛分布,神话故事姜子牙的座骑;
清朝末年,麋鹿被运离中国,从此中国绝迹。一战后仅留18头,被乌邦寺庄园的贝福特公爵收养,1985年开始从英国逐渐引种回到中国。
麋鹿是一雄多雌,产仔期大约在4-5月,随后进入新一轮繁殖,鹿王争霸大战;
最早把麋鹿头骨和皮张带到欧洲的是传教士大卫,经鉴定为新种,所以麋鹿又被称为“大卫鹿”
成为大使之后:将积极参与保护麋鹿的宣传,提高公众保护意识,促进提高长江流域生态保护的力度,同时,通过卫星跟踪研究,推动麋鹿的科学保护,如果可能的情况下,呼吁以麋鹿为目标促进生态保险机制的建立。在文化的挖掘和推广上贡献力量,以麋鹿为媒,促进中国与欧洲各国的友好往来。


请联系:

世界自然基金会 

公众参与部门 高级传播专员 

易清 email:qyi@wwfchina.org




WWF 世界自然基金会  长江生态区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