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秋:志愿者——温和的行动派!

2011-08-22
说不清自己和WWF的渊源是从什么时候起的,因为很早很早就知道了这个组织,当时我还是高中生,还没到北京上大学,那时候只知道两个NGO组织(而且那时候还不知道NGO这个词):WWF和绿色和平。对我来说他们就是那些在电视新闻里在四川的大山中保护熊猫,协助漏油海滩上的鱼和鸟返回自然环境,以及高举标语示威游行的人们。


再接触WWF竟然是将近10年之后。当时刚回国,有朋友说你的性格其实很适合到NGO去,救助贫弱,为他人服务。我跑到WWF的网站上看了半天,没有投简历,但是却对当时组织的活动产生了兴趣,于是注册了账号,申请参加活动。


之后每有活动都会收到WWF的信,我几乎每个活动都申请参加,但可能因为申请的人实在太多,一直都没有被选中过。


好运气总是悄然而至。2008年秋天,WWF为保护岷山地区的野生大熊猫,组织当地山民种植花椒和养蜂,花椒收获之后,在全国各大城市与家乐福超市合作促销。我有幸被选中,成为北京部分的促销员之一。


在参与活动之前的培训中,我才第一次了解了WWF的历史。WWF在中国的几十年中在做什么,对濒危物种的保护项目都有哪些。也是第一次知道了,我们WWF不是激进的,我们是温和派,主张用有效而友好的行动,改变环境保护地球。


售卖花椒的经历让我对这世界的认识更加深刻了。以前只是发发愿,希望能做些事情,然而没有机会也并不去积极地寻找和参与。但是做花椒促销员的那几天,让我亲身体会到,将对被救助的动物的爱,转化为实践和行动的力量,并且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这个过程是多么令人快乐,一整天站着也不觉得什么,一整天喝不了几口水也不觉得什么,只觉得终于履行了自己应有的职责,终于对得起大熊猫了,我不再是在网上转帖高呼“要爱护熊猫”的人,我真的在爱护着它们。


WWF的活动还让我认识了很多同道中人,和工业化都市相比,我们更愿意亲近自然,都很乐意在WWF的活动中共同成长。


我在WWF的经历虽然不多,但对我的影响却很大,也许因为性格和WWF的路线很像——温和派,我一向比较惧怕矛盾和冲突,也不能见到欺辱和压迫,这些不公正的事端令人不安,令人想要帮助弱势的一方,在这世界上求得一方空间,得以栖息和生活。而WWF不但可以提供这样的渠道,去实现这种救赎,同时也能够完善个人的思维和理论,比如遇到矛盾冲突不再畏惧,而是立场坚定地去解决。

希望今后有机会继续多参与WWF的活动,今年7月的秦岭活动没能参加真的非常遗憾呢!